移动版

搭上薇娅,梦洁股份成了下一个“星期六”?

发布时间:2020-05-16 10:11    来源媒体:格隆汇

近日以来,梦洁股份凭借着疯涨的股价成为A股市场“最靓的仔”。

话不多说,先来看看其六亲不认的涨势:自5月8日以来,6个交易日录得5个涨停板,累涨近64%。截止目前,股价为7.03亿元,市值为53.71亿元。而需要指出的是,该市值6个交易日内暴增近20亿元。

(行情来源:wind)

如此豪迈的涨势,可谓是多少散户心心念念的“炒作机会”。

而让梦洁股份C位出道的正是直播带货界的“一姐”薇娅。5月11日,梦洁股份宣布,与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该公司将与淘宝主播薇娅在消费者反馈、产品销售、薇娅肖像权、公益等方面开展合作。

在合同中,虽然梦洁股份提到“本次合同的签订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但从其股价表现来看,似乎也仍挡不住资本市场对网红概念的热情。

网红大V的影响力,在资本市场就是这么神奇。

岁末年初时,搭上李子柒网红经济概念的星期六(002291)也曾一战成名,在24个交易内收获16个涨停板;而在今年1月15日,新文化因为蹭上了李佳琦的网红热度,5个交易内录得了5个涨停板。

不过,当炒作的热情被理智战胜,回调也是一瞬间的事。

就拿星期六来说,随着星期六后来的辟谣出现——“李子柒不是公司的签约网红”,其股价就迎来一波技术性回调:自今年3月6日以来,星期六股价在接近历史最高点便持续下跌,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累跌超37%,总市值蒸发近68亿元。

(行情来源:wind)

那么,梦洁股份会是下一个“星期六”吗?

1、梦洁是如何搭上网红经济的?

假如没有搭上网红电商概念,梦洁股份在A股市场上恐怕还是那么平平无奇。

梦洁股份的平平无奇,主要表现在其业绩上。

据悉,梦洁股份于2010年登陆A股,主要从事家纺产品的设计、制造、销售以及提供家居生活服务,旗下共11家全资子公司和1家控股子公司,拥有梦洁(MENDALE)、寐(MINE)等自主品牌。

结合近几年业绩来看,自2017年到2019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19.34亿元、23.08亿元、26.04亿元,同比增长33.69%、19.35%、12.8%;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1亿元、0.84亿元、0.85亿元,其中,2017年同比下滑47.3%,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64.61%、1.19%。

基于上述数据,不难发现,逐年下滑的营收增速和波动不断的净利增速在一定程度上透露了梦洁股份增长乏力的问题。

(数据来源:wind)

此外,据一季报显示,本季度梦洁股份实现营收3.63亿元,同比下降34.63%;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31亿元,同比下降46.63%。在5家已披露一季报的家纺企业中,梦洁股份亿0.31亿元垫底。

(数据来源:wind)

可想而知,在如此业绩表现下,梦洁股份的经营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也正是在业绩增长的压力下,它开始将目光瞄准到网红直播带货上。

2019年初,梦洁专门成立智慧零售部门,探索线上线下渠道融合一体化的智慧新零售模式。

与此同时,梦洁股份渠道也向三四线城市及社区下沉,重点布局“轻小快”智慧小店,之后梦洁股份“一屋好货”平台正式上线。据2019年年报显示,其线上收入已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15%左右。

而2020年1月,梦洁股份签约拥有千万级粉丝的带货主播“烈儿宝贝”,达成全年战略合作共识,切入直播带货新赛道。3月14日,其“万人拼团抢工厂”的直播吸引超过60万人次在线观看,4小时销售额破2500万元。

直至5月11日,梦洁股份宣布与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宣布战略合作。不仅在直播带货层面上有所合作,根据协议,薇娅还将为粉丝需求参与到公司产品设计与品控,是一种轻“C2M”模式(指用户定制模式)。

为什么梦洁股份会将增长希望寄托在网红电商上呢?

2019年是网红经济春华秋实的一年——全年直播电商 2019 年交易量增至4400亿元,同比增速214.29%。其中在网红经济蓬勃发展下,直播带货形式成为网红经济的主力,而淘宝直播体量最大,预计全年淘宝直播交易规模价格将达2500亿元。

而直播带货的盛行主要还体现在转化率上,据银河证券显示,去年直播平台主播带货转化率达 83.1%,已非常接近明星 KOL带货转化率(84.3%)。

(资料来源:银河证券)

网红电商这巨大的赚钱效应,自然让梦洁股份心神向往。

而网红电商概念也没辜负该公司的期望,自5月8日搭上了时下最火的网红电商概念后,其股价也不负期待录得了个“6日5涨停”。

有意思的是,与疯涨的股价形成鲜明的对比则是该公司大股东稍显冷静的减持动作。

5月14日晚间,梦洁股份披露股东股份减持进展,持股5%以上股东伍静,于5月12日至14日期间,累计减持600.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8%,套现金额约3500万元。据了解,伍静是目前公司的第一大流通股东,同时也是梦洁股份现任董事长姜天武的前妻。

(图片来源:梦洁股份公告)

一边是不断上行的股价,一边是大股东伍静的不断减持,梦洁股份的这轮行情还能延续多久呢。

2、网红概念并不是万能

不得不说的是,蹭上网红经济这一概念也并不是万能的。

就拿岁末年初暴涨的星期六来说,其2019年暴涨的业绩实际上其实并不全是是网红经济的功劳。

星期六在业绩快报中表示,公司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并购杭州遥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将其纳入合并范围内,致使公司的整体资产、股本及经营数据均发生较大变化。2019年杭州遥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营情况良好,使公司经营业绩同比实现大幅增长。

这也就是说,该公司去年净利润之所以能取得高速增主要是与合并遥望网络科有关,与公司持续性经营关联不大,而背后的网红经济究竟贡献了多少推力,这实际上可能需要打个问号。

而再来看御家汇,此前该公司表示,2019年全年与薇娅直播合作超过30次,与李佳琦直播合作47次。随后在问询函回复函中也表示,2018年前三季度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御家汇通过网红主播合作涉及的产品销售额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99%、4.02%。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后该公司又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从销售占比来看,网红带货尚不构成主要销售来源,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较小。

此外,尤值得一提的是,网红经济概念股并不像外界所想的那么光鲜亮丽,估值泡沫恐怕要比我们看到还要严重。

据wind数据显示,按市盈率排列,高于90X滚动市盈率的概念股有10只,今年一季度业绩盈喜的仅有5只个股且均不到1亿元。而更可怕的是,10只个股中仅两只个股维持净利润同比增长,其余皆呈下滑的状态,下滑最严重的是共达电声,2020年一季度净利同比下滑471%。

在这其中,网红概念股中的“战斗机”星期六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下滑超330%,净亏损高达0.49亿元,而奥飞娱乐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下滑超166%,净亏损为0.39亿元,但它的市盈率却高达402X。

(数据来源:wind)

基于上,不难发现,网红概念股普遍存在估值较高的风险,下滑的业绩实际上并不能撑起这过高的估值。

上述一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给梦洁股份带来了一份警示作用——网红概念股的暴涨大多是经不起推敲,估值的泡沫一不小心就会被戳破。

由此对于不断疯涨的股价,梦洁股份则变得理智的多。

5月13日及15日,梦洁股份接连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提示风险称,与薇娅的合作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3、结语

事实上,梦洁股份股价的疯涨也少不了资金的推波助澜。

从龙虎榜数据来看,5月12日和5月14日梦洁股份均登上龙虎榜单,遭遇了机构、游资“大PK”。其中,5月12日,买入前5营业部中,华泰常州和平北路、中信杭州延安路均是游资,卖入前5营业部中游资身影则是中信杭州金城路;5月14日,买入前5营业部中,东亚前海深圳分公司为游资机构,卖入前5营业部中游资机构则有国信深圳红岭中路。

(行情来源:wind)

而外界为什么能从它身上看到星期六的“影子”呢?

因为它同样身披网红电商概念,同样遭到的资金爆炒,但这仅仅只是有一点相似而已。比起星期六的“妖性”,梦洁股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过,结合其基本面上来看,其业绩表现也的确撑不起如此上涨趋势,也是警惕风险的时候了。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